认清哪些学生能教会哪些学生教不会对于老师来说无比重要

2022年6月24日
yabonet
没有评论

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教育界的这句“名言”,现在几乎没有老师会相信。这句话谁信了,谁就可能栽在这句话上,而且有可能很惨。

但是,很多口里心里都不信的老师,却又在实际行动上表达着对这一名言的相信,奇怪吧?赌气,体罚学生,然后被举报,硬生生把自己塑造成了“不会教的老师”不说,可悲的是还要承担后果。

所以,对于一个老师来说,咱也不说佛系不佛系,但我认为非常有必要先了解学生,认清哪些学生是能教会的,哪些学生是教不会的,这一点太重要了,简直可以说是性命攸关的问题。

比如,最近有个老师,因为体罚学生出了事,很严重。这件事令人遗憾,但细想其事,又让人十分惋惜:该老师体罚学生是因为学生做不出来题目。

实在太不理智了,学生不会做题目,体罚有什么用呢?对于有些学生来说,如果学不会,就是打死也无济于事。老师应该换位思考一下,比如我就常想,高中化学打死我也学不会。

所以,作为老师,虽然面临着考核的压力,但绝对不能在这种压力之下丧失理智,一定要对学生的学习能力有清醒而正确的认识,不可赶鸭子上架,结果鸭子赶不上去,反弄了一身毛。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著名发展心理学家、哈佛大学教授霍华德·加德纳博士,就提出了多元智能理论,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八项智能”学说。

霍华德·加德纳博士指出,人类的智能是多元化而非单一的,主要是由语言智能、数学逻辑智能、空间智能、身体运动智能、音乐智能、人际关系智能、自我认知智能、自然认知智能八项组成,每个人都拥有不同的智能优势组合。

数十年来,这一理论广泛得到认可,并被许多国家应用于教育事业。然而,在我国,或者说在我们的应试教育之下,这一理论却被忽视,普遍奉行的,是一刀切式教学,而且不问过程只要结果。

我是非常信服“八大智能”这个理论的,因为我有太多的实际经历和体验,这些经历和体验与某些专家的“没有教不会的学生”之观点完全不同。就在昨天,我还考察了一个三年级学生,结果令人哭笑不得。

我问这个学生3+5等于多少,他举起两只手,一个一个手指数,告诉我等于8。我又问他5+3等于多少,他又举起两只手,但掰了半天却说等于7。这样的学生,数学老师如果再逼他做题目,我认为无异于故意伤害!

我长期教六年级语文,每到第二学期后半段时,数学老师都会给我一个名单,让我把这几个学生带去学语文,说他们上数学课白浪费时间。这些学生也乐于不上数学课,都说根本听不懂。我认为数学老师是明智的,使这些学生免受数学之苦,还能在语文上有点收益。

虽然在当前教育生态之下,惩戒教育风险非常大,但我却坚定地信奉惩戒教育,并小心翼翼地实施着。然而我从不因为题目不会而惩罚学生,我只惩罚不做作业和写得潦草的这两类,但也不是打,做重做之后罚干活。

当学生不会做题目时,需要的是教,找找原因,有知识脱节的补一补,一时没想通的再启发一下,尽自己所能,一对一教了还不会,老师心里就该有数了,不能再强求,否则害人害己。

现实中确实有这样的学生,学习很努力,但就是学不会,其实他们自己也很难过。对这样的学生,老师一定要理解,并进行心理疏导,绝对不能再给雪上加霜了。

由于一些负面事件的影响,很多老师走向佛系,不愿意再多管让人操心的学生。其实很多学生让人操心这也是正常的,这些学生的存在,才真正体现教育的价值,是教育的意义所在。

所以我认为,作为一名老师,只要能在应试教育面前保持足够的理性,尊重教育规律,准确掌握学生的学习能力,并据此施教,就不会出现违反规定的事。这样既能使学生得到合理的教育,也不会使自己遭到连累。

总结一下,简单地说,就是一句话:认清哪些学生能教会,哪些学生教不会。但是,这句话中的“认清”二字,老师一定要认真对待,切不可轻率行事,否则就是不负责任了。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