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梦》:表姐与堂兄弟俩纠缠不清的爱恨情仇却无人知晓真相

2022年7月14日
yabonet
没有评论

“我轻声念出她的名字,听起来是那么温柔悦耳。它在舌尖徘徊,既充满诱惑,又步履缓慢,仿佛毒药一般,这么说也算恰如其分。它从舌尖传递到干裂的唇边,再从唇边移到心口,心掌控着身体,也掌控着思想。”

这个神秘莫测的女人,让菲利普的堂兄安布罗斯在新婚一年后突然离奇去世,也让菲利普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她究竟施展了什么样的手段?

英国女作家达芙妮·杜穆里埃以她长期生活的、位于英国西南部大西洋沿岸的康沃尔郡的风土人情为背景,用男性视角述说了一个炽热感伤的爱恨情仇故事,它就是被金庸盛赞的《浮生梦》。

这部迂回曲折的作品高潮迭起又悬疑丛生,让人沉沦其中却无法窥知真相,读完全书仍觉意犹未尽,恰如《》对它的评价:“杜穆里埃对于如何制造悬念有着超乎寻常的掌控力,她知道如何让你等待,如何唤起你的期待,以及什么时候给你最后一击。”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杜穆里埃是如何巧妙地营造这个遍布悬疑的故事。

“我变得跟他如此相像,仿佛成了他的幻影。我的眼睛,我的身形,无一不像他。……这正是我毕生的愿望啊。……笨拙的双手,猝然的微笑,初次见到外人时的羞怯,对喧嚣、礼节的厌恶,无一不像他。……我让人感觉我就是安布罗斯。”

菲利普出生十八个月后成为无父无母的孤儿,大他二十岁的堂兄安布罗斯细心地将菲利普抚养长大,让他接受教育,并教他如何为人处世。在菲利普的心中,安布罗斯就是他的全部世界,菲利普成人后,不仅相貌身形酷似堂兄,连言行举止也以像堂兄为荣。

堂兄安布罗斯在康沃尔郡西海岸拥有一处祖传的庄园,他将之管理得井井有条,除此之外,他把自己旺盛的精力都投入到种植各种珍稀灌木之中。

安布罗斯对身边的人和家中的仆人、佃户都很友善,唯独对女人抱有极大的成见,他一心培养菲利普成为自己的继承人,不仅不热衷于结婚成家,还在生活中尽可能远离女人,家中也只雇佣男仆,他对女人和婚姻的态度甚至让菲利普也深受影响。

安布罗斯40多岁时,因身患严重的风湿病,不得不经常去阳光灿烂又温暖的欧洲大陆旅行疗养。安布罗斯在意大利旅行时遇到了他们的远房表姐瑞秋,她是一位贵族遗孀,安布罗斯竟然疯狂地爱上了瑞秋,并很快与之成婚。

从安布罗斯来信中得知这一意外消息的菲利普内心失落无比,已经二十三岁的他顿感孤单和迷茫,他认为瑞秋夺走了他唯一的依靠、唯一的家,对这个素未谋面的表姐心生嫉妒之情。

日子一天天过去,内心忐忑不安的菲利普没等到堂兄带着他的新婚妻子回家,却收到了堂兄两封措辞不祥、字迹难辨的信件。出于对堂兄的担心,他马上启程去意大利,在表姐那座古老又豪华的大宅中,他听到的却是堂兄已经去世的不幸消息,而且还得知:在葬礼的第二天,表姐就将堂兄的全部衣物打包带走,无人知晓其具体行踪。菲利普暗自发誓,要对表姐施以报复。

安布罗斯在遗嘱中将全部遗产指定菲利普继承,还附带了一个条件:当菲利普年满二十五岁时,遗产才真正归他所有,在此期间,菲利普的教父被指定为监护人,帮其代管遗产。但令菲利普和教父感到迷惑不解的是:连庄园的仆人和佃户都收到了安布罗斯的馈赠,他却没给自己的新婚妻子瑞秋留下分毫权益,瑞秋今后靠什么维持生活呢?

紧接着,菲利普从教父处得知表姐瑞秋已来到英国,欲将安布罗斯的遗物转赠于他。为了实施报复计划,菲利普决定邀请瑞秋入住庄园。

庄园内外的人都很兴奋,期待瑞秋的到来。为了迎接这位来自外国、拥有贵族头衔的遗孀夫人,仆人们郑重其事地清扫房间,取出尘封很久的银器擦拭一新,还到处摆上鲜花,将肮脏邋遢、充满男性生活特色的老宅布置得焕然一新。

唯独菲利普将瑞秋视作家园的入侵者,准备在表姐到庄园的当天就给她迎头痛击。

菲利普与表姐瑞秋一见面,原先的内心准备就轰然崩塌了。与菲利普之前的诸多设想不同,坐在他面前的,是一位举止优雅大方、言谈细心体贴的娇小女子,熟知庄园一切事务的瑞秋反客为主,菲利普不知不觉就被瑞秋迷住了,他主动放弃了报复计划。

瑞秋还迷住了庄园内外的所有人,女人们赞赏她的美貌、优雅举止和衣着品位,男人们无不折服于她的博学多才和不俗谈吐。每个人都渴望见到瑞秋,以能招待她、并得到她的细心指点为荣。

未经世事的菲利普不顾一切地爱上了比他大十多岁的表姐,他也能感受到瑞秋对他的爱意。冲动之下,他主动定期提供给瑞秋一笔数额可观的生活津贴,还私自将代表庄园女主人身份的祖传珍珠项链从银行保管箱中提取出来,作为圣诞礼物送给瑞秋,瑞秋开心地戴上了项链。

但圣诞聚会之后珍珠项链却被严守代管财产职责的教父追回,教父还告知菲利普,提供给瑞秋的生活津贴已超支数倍,住在庄园没多少花费的瑞秋把钱用在哪里了?

送给瑞秋的珍珠项链被追回,菲利普觉得无颜面对瑞秋,他决定在他生日当天,将自己继承的财产和家传珠宝全部转赠瑞秋,以向她表明爱意并向她求婚。

此时,菲利普读到了堂兄生前写给他并藏在随身衣物夹层中的第三封信,但被爱冲昏了头脑的菲利普无视堂兄在信中的警告,将信藏了起来。

“家产、金钱、珠宝,这些全部给过了。我的灵魂、我的身体、我的真心,她也已经得到了。我什么都没有了,除了恐惧!”

生日当天,菲利普兴奋地将全部家传珠宝和财产转赠文件放在了瑞秋面前,并勇敢地当众求婚,但瑞秋对他的态度却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她接受了财产,却拒绝接受菲利普的求爱,菲利普因爱生恨,对瑞秋实施了暴力行为,企图让瑞秋答应永远不离开他。

瑞秋此后开始有意无意地躲避他。此时,菲利普得知了瑞秋在整个冬天都将生活津贴寄往国外。堂兄写给他的三封信中的内容不断地回旋在他的脑际,让他对瑞秋来庄园的动机产生了怀疑,而瑞秋在国外最信任的人也悄悄来到了庄园附近的小镇,更加重了他的疑心。

故事的结局:瑞秋死了。在临终的那一刻,她看着菲利普的面容,喊出了“安布罗斯”。

看到书的结尾,读者仍然无法得知故事的真相:瑞秋爱过菲利普吗?她内心真正爱的人是谁?她极为信任的亲密朋友与她是何种关系?安布罗斯的死亡真相是什么?人见人爱的瑞秋是否有罪?

瑞秋带给这堂兄弟俩的毒药,正是他们发自内心深处那不可遏制的浓烈情感——爱情!

而达芙妮·杜穆里埃,这位爱伦·坡终身大师奖得主、美国国家图书奖得主,确实是制造悬疑的高手,斯蒂芬金曾说:“任何有抱负的写作者都该读讯杜穆里埃,她的叙事切奏是如此精准。”

牛津大学学者劳拉瓦纳姆也公开宣称:“正是她,教会了希区柯克什么是悬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