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男子发现母亲留下的一张600万存款单银行告知:伪造

2022年8月24日
yabonet
没有评论

2015年,江苏一男子根据母亲的遗言,在家中找到一个铁盒。发现里面是张1994年母亲在银行存600万元的存款单,此外这份存款还附带着巨额利息,存款单于1995年2月7日到期。男子看到后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兴高采烈地拿着这张600万的存款单去银行取钱。却被银行的工作人员告知此存款单是假的,需要将其没收销毁,并向公安局举报他和妻子涉嫌金融凭证诈骗。男子被银行这一举动给气炸了,心想怎么还“恶人先告状”呢!为什么正常去取钱还有被关进局子?这600万存款单究竟是线万男子能不能顺利拿到呢?

图丨江阴农商银行弥留之际,疑点重重。这名男子名叫刘海斌。关于这张巨额存款单还要追溯到2013年刘海斌的母亲黄小妹因重病住院,在医院治疗了数月后依然不见好转。刘海斌决定请个长假在医院亲力亲为地照顾母亲,最终奇迹还是没有出现。在弥留之际,母亲用尽全身的力气告诉儿子自家阁楼上有个铁盒,铁盒里面是她留给刘海斌的东西。说完自己的遗言后,她就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因为在母亲住院期间,病情不断加重,她经常会说些胡话,所以对于母亲最后的遗言刘海斌并没有放在心上。没了母亲,他觉得没有在老家待下去的必要了。与妻子在老家花了近半个月的时间料理完母亲的后事后,他就马不停蹄地赶回银行上班了。就这样他完全将母亲说的“铁盒子”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图丨铁盒子2015年4月,刘海斌由于工作认真,业绩突出,被单位提拔为中层干部,并且被调到了四川省成都市担任分行行长。他心里是开心和不舍交织,因为去到四川后根本不知道何时还能再回到江苏了,于是他计划着回趟自己的老家江阴祭拜自己的母亲,顺便去那个许久未去的老房子看看。当他走到老房子的阁楼上时,他看到了一个锈迹斑斑、方方正正的铁盒子。他心想:“难道母亲说的是真的?这就是母亲口中的那个铁盒子吗?”他将信将疑地打开盒子,铁盒里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只有一张略显孤独的纸。他将这张纸拿起来细细端详后有了个惊人的发现——这竟然是一张存款单,而且存的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足足有600万!

图丨存款单这张存款单排头写着“中国农业银行江苏省分行定期储蓄存单”,下方还写着于1995年2月7日到期,年利润为千分之十,各个重要的位置都有对应人员的签名,存款人正是自己的母亲黄小妹。虽然这张存款单十分陈旧,字迹也有些模糊不清了。但是一些基本的重要信息还是可以分辨得出来,各个重要的位置都有对应人员的签名。对于整天在银行里和钱还有各种单据打交道的刘海斌来说,这个东西正好和他的专业对口了。于是他开始仔细地辨认这张存款单。对于这张存款单,他怎么看都觉得是真的没跑了,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可是他心里不禁疑惑,自己的母亲在1994年哪里来得这么多钱呢?他从来都没听母亲提起过这笔钱。

图丨银行的钱刘海斌的父亲刘洪福是一名公职人员,母亲在一家国企当会计,这个配置可以说是普普通通了。虽然母亲平时十分节俭,但就算不吃不喝,以她和丈夫的工薪水平根本无法存到600万。在1994年就有600万是什么概念?小编也无从得知,据说那时候一个普通员工的月工资最多不超过几十块钱。那么大家认为这600万放到现在大概是多少钱呢?欢迎留言评论。言归正传我们接着往下讲,家中出现巨额存款,百思不得其解的刘海斌决定在父亲那儿找些线索。据刘洪福回忆称,黄小妹很早就开始理财,极具理财意识,也经常会买一些理财产品。家里一直都是黄小妹管钱,所以他也不清楚黄小妹是赚了还是亏了。

图丨普通会计的母亲现在父亲无法了解到这笔钱从何而来,他只好坚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他拿着这张巨额存款单开始规划未来。目前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买一套学区房,方便儿子上学,剩下的钱可以自由支配。想想都觉得爽啊!他将这张存款单拿给妻子,让妻子去到当时母亲存款的那家银行江阴夏港信用社,也就是现在的江阴农商银行询问情况。妻子当时并没有带着这张存款单前去,为了保险起见,她只身一人前往银行,带着存款单的复印件。就在工作人员看完这张复印件的内容后,并没有给妻子任何答复,而是拿着这张复印件找到银行的领导询问情况。

图丨江阴农商银行给她的答复是这复印件上的内容有些不清晰,需要提供原件来辨别真伪。银行这么做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于是她连忙赶回家将原件取了出来。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就在工作人员拿了原件进行仔细地查看,甚至找了多位领导以及相关人员进行复核检查后,银行给出的回应却是这张存款单年代太过久远,他们需要查一下银行内部的系统资料。而且这张存款单的数额比较大,他们需要进行仔细地核实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复。说完便要将这张原件给收走,妻子怕银行抵赖,便要求银行给她立了一份字据。

图丨银行核实中当即销毁,不予兑换。妻子去的这家银行就是刘海斌任职的银行,所以他们都十分信任这里的工作人员。本以为等个几天就能取到钱了,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公安局的调查。原来,在原件被收走近一个月后,银行迟迟都没有来通知夫妻俩。见此,刘海斌夫妻俩十分疑惑,是不是这张存款单出了什么问题?还是工作人员疏漏了什么消息呢?怀着这些疑问,刘海斌给银行打了个电话。工作人员在了解了刘海斌的想法后给他的说法是:他的存款单是伪造的,按照法律要将它没收销毁,否则他们会追究刘海斌的法律责任。

图丨银行报警刘海斌一听到“销毁”二字立马急了,说自己马上会赶到银行,让他们先别销毁。这是母亲临终前留给自己的钱,她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攒下来的。现在作为儿子的他却没有办法帮母亲将这笔钱取出来,作为母亲的遗物还要被销毁,他实在是无法接受。等他到银行,等待着他的是自己的顶头上司——银行行长任素惠。任行长的态度十分坚决,说这张存款单必须销毁。平时对领导恭恭敬敬的刘海斌这次直接和任行长开始理论。这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物,难道一个老太太会在临死之前拿一个假的东西来骗自己的儿子吗?

图丨行长冲动的结果就是他努力争取的升职机会从手边溜走。他觉得没有必要再在这个银行待下去了,于是自己递交了辞呈。刘海斌知道,任素惠虽然是行长,但他没有权利销毁客户的存款单。于是要求银行将存款单归还于自己。令他没想到的是,银行直接以涉嫌金融凭证诈骗罪报警了,对刘海斌和他的妻子徐红叶追究相关的刑事责任。刘海斌此时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做出任何的欺诈行为,只是在按正常的手续取出母亲存的钱。

图丨案件信息不断上诉,没有结果。2015年8月,江阴公安局对刘海斌与其妻子涉嫌欺诈罪,对他们进行了立案调查,并将那张引起争议的存款单交到了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真伪鉴定。对于银行的一系列“谜之操作”,刘海斌越想越气,他希望法律能够还自己的家庭一个公道。于是他在2015年12月14日向法院起诉了江阴农商银行。要求江阴农商银行归还母亲的遗物,并公开解释自己被免职的原因。但是法院以“本案涉嫌诈骗,公安机关正在调查”为由,将刘海斌的上诉驳回。2016年1月,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果出来了。结果显示,这张存单多处存在模糊,所以无法判断真伪,原字迹也无法确定书写时间。

图丨司法鉴定中心刘海斌知道后,与其说是气愤,不如说是无奈。他不知道该不该坚持下去,为了母亲,他选择坚持。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的努力下 ,相关部门改变了原来的态度,认为当时江阴市公安部门的侦查工作存在不妥,随后便再一次责令公安部门将这一案件重新调查。最终在2017年1月18日江阴市公安局撤销了2015年对刘海斌案的侦查结果。事情总是一波三折的,后来江阴农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又以被金融凭证诈骗的事件对他进行调查。经过两年多的调查,警方依然没有发现“金融欺诈案”的任何关键性线索。

图丨法院由于作为被起诉人,刘海斌被受困扰,在生活、工作上也存在诸多不便。刘海斌不断地向当地的检察院反映,希望公安局能够尽快地做出判决。最终警方决定了撤销此案,刘海斌及其妻子于2019年3月洗脱冤屈。不过这个事件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在这两年间,他无时无刻都在想这件事,他认为银行就是看这笔钱数目太大,想抵赖不把钱给他,于是他决定再次上诉。2019年4月30日,刘海斌与父亲一同向法院提起诉讼,上诉理由就是驳回法院从前对自己的判定结果,并要求法院判处江阴农商行支付他们600万元以及相应的息钱。

图丨撤销案件决定书但他却是屡屡碰壁,法院再一次宣布维持原判,驳回上诉,对于案件的受理费用将全部由刘海斌父子承担。对于刘海斌的诉求,银行终于选择出面回应,对于这张存款单,他们之所以主张销毁是因为这张存款单上存在诸多疑点。银行称他们经过多方调查并翻阅了多年前的登记记录都没有找到刘海斌的母亲黄小妹的开户记录。并且他们还询问了该银行一位叫潘慧的老员工,她称她根本不记得有人在银行存过600万元,按理来说当时如果有这么大一单业务,应该是印象十分深刻的。而且刘海斌在银行上班,平时想要拿到这种单据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所以银行怀疑这份存款单是他们家伪造的。

图丨法庭接到这个判定结果后的刘海斌依然不想放弃,同时他也很气愤,为什么自己的职业会被拿来作为一个控诉自己的理由呢?他觉得这其中一定存在蹊跷,于是他便四处奔走查证。一直支撑着他们坚持下去的原因,还有银行方面从来没有出示过这张存款单的原件。距离刘海斌拿着存款单到银行已经过去了七年。在这七年里,刘海斌与家人虽处处碰壁,但从来没有放弃过。他与父亲四处奔波,去了许多的城市,花了大量的钱。即便如此,这个案子到现在都还没有真相大白,而他也会和家人们一同继续寻找线索。虽然不知道结果如何,但他的勇气和毅力值得人们敬佩。

图丨刘先生结束该案件一出就备受争议,两极分化严重,有的站银行,有的站刘海斌一家。相信银行的人认为在1994年存进银行600万元应该会惊天动地,而且这笔钱的来历谁也说不清楚。在她的丈夫和儿子不知情的情况下,她一个女人是如何将这么重的现金运到银行的呢?人们从不同的角度分析该案后,得出的结论也不同。相信刘海斌一家的人认为,刘海斌作为工作人员不可能不知道作伪账意味着什么,怎么可能造假来抹黑自己呢。而且据刘海斌所说,银行的存款单以及存款记录都是要经过一条“流水线”的,要经过相关工作人员层层审核。就算是自己伪造好了存款单,并做好了万全准备,他一个人也无法拿到那么多有效的章。

图丨法院后来警方也对刘海斌一家的笔迹进行了鉴定。和存款单原件对比后发现存款单上的笔迹与刘海斌一家并不匹配,这也就证明了存款单上的字迹并不是他们伪造的。众说纷纭,各抒己见。不知何时才能找出真相,也许真相已经被黄小妹带走了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